前沿 frontier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前沿 > 从脑瘫少年到追风骑手 他用十年拼搏蜕变人生

新闻

从脑瘫少年到追风骑手 他用十年拼搏蜕变人生

发布时间:2019/05/13 前沿

“你愿意娶杜晓玲为妻吗?”“我愿意!”“你愿意嫁给陈健新吗?”“我愿意!”

昨天,残疾人运动员陈健新和同样是残疾人运动员的杜晓玲大婚。在婚礼真情告白时,陈健新妈妈梁月好双眼中泛着泪光。“很开心!很幸福!”她说,“儿子今年30多岁了,有了事业,今天,终于结婚了。我们的心也放下了!”

陈健新是来自江门市新会区睦洲镇新沙村的一名脑瘫残疾人运动员。原本在家务农的他,10多年前的一次机会,改变了命运。10多年来,陈健新一路拼搏,从一名走路都有些不稳的少年,成长为一名屡获广东省、全国乃至世界残疾人多项自行车比赛金牌、银牌的佼佼者。昨天,他又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也许正如电影《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一样,陈健新自强不息,最终得到上天眷顾。“离不开社会提供给我舞台,更离不开自己的努力。”陈健新说。

 

从脑瘫少年到追风骑手

认识陈健新,是在10年前的一次采访。那时候,他刚刚参加残疾人运动不久,在广东省运动会残疾人项目中获得自行车比赛的金牌。那时候的他,面对记者还有些腼腆,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

昨天,再次见到陈健新,他已经成为国家队和广东省队的队员。尽管表达上还有些障碍,但是,他对人生的理解和看法,却令人耳目一新。

记者了解到,去年8月2日至5日,2018年残疾人自行车世锦赛在意大利米兰举行,陈健新和其他运动员一起代表国家出征。在这次大赛上,陈健新共参加三轮自行车个人计时赛13.6公里和大组赛27.2公里两个项目的比赛。比赛中,陈健新突破自我完成比赛,摘获2枚银牌。“虽然没有拿到冠军,有些遗憾,但我的成绩在这次参加世锦赛的国家队队员中排名第二。”陈健新说,“能不能拿到金牌,我不能决定,但是,我只要尽我所能付出了,就不会有什么遗憾。”

而在去年7月举办的全国第十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七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提前赛项目中,陈健新还获得了十公里个人计时赛、二十五公里大组赛两项的金牌。事实上,从十多年前参加残疾人自行车项目以来,他已经在全省和全国运动会上屡次获奖,其中全国运动会上就获得过5项冠军。

“这次请假回家,就是为了结婚。”陈健新说,“办完婚礼,我就回队参加训练了,马上要有新的比赛了。”

捱得辛苦 “追”赢人生

“初中毕业后,我就没有读书了,跟着家人一起养鱼虾,帮助爸妈干点活。”陈健新回忆。

2005年,广东省残联到江门选拔运动员,江门市残联就推荐了他和几位队友。经过测评,负责选拔的人士发现他骑自行车还有一定潜力。陈健新和几位队友一起到梅州参加自行车项目的训练。

“自行车运动需要很强的意志力去克服很多的困难。”陈健新说,“比如说训练,每天都要骑行100多公里,不管刮风下雨,经常一天下来,晚上身体痛得睡都睡不着。”虽然训练很苦,但是陈健新坚持了下来。这一坚持,就是十几年。

“很累的时候,我也曾想过放弃。”陈健新坦言,妈妈的话警醒了他。妈妈梁月好说,“但是,干什么不辛苦?我经常鼓励他,挨得了辛苦,才能有前途。现在,次次得奖,他回来就很开心。家人也为他感到开心。”

“这么多年下来,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人一定要有明确的目标。有了目标,就有了方向,就是再辛苦,你也不会半途而废。”回顾走过的历程,陈健新说。

在长期的训练、比赛中,陈健新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我可以代表市、省参加比赛拿到奖项,让我实现了人生价值。如果没有做运动员,我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陈健新说,自己从小是个残疾人,懂事后就很怕拖累家人,也怕被人看不起。“我自强自立,对家庭有贡献,他们的说法肯定不一样。”他说,村里人现在也都称赞我。

自强自立 收获爱情

“新仔今年已经30多岁了。今天,他终于结婚了。我们的心也放下了。很开心,很激动。”昨天婚礼过后,陈健新和妻子杜晓玲开始了新的生活,妈妈梁月好眼中噙着泪说。

杜晓玲,是云南省人,也是一位轻度脑瘫自行车运动员。杜晓玲是广东省队员,曾参加全运会并获得优异成绩。

“和妻子相识是一种缘分。”陈健新说,“去年,我跟着国家队曾去云南训练。在那里刚好住在杜晓玲哥哥开的酒店里。我们教练在闲聊中知道她是轻度的脑瘫,有一定的体育运动条件,就邀请她到广东参加训练。我们就是这样相识的。”

在日常的训练和交往中,两人互生好感。“在云南训练的时候,我就知道健新很能吃苦。”妻子杜晓玲说,“在以后的接触交往中,我发现他人很实在,有拼搏精神,觉得他很可靠。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慢慢走到一起了。”

杜晓玲也坦言,当初,两个人要走到一起,是遭到家人反对的。“他们觉得我们两个人都身体不太好,走到一起,以后生活可能会遇到不少困难。”她说,“但是,我们都是可以自理的。我认准了他,觉得跟着他会幸福的。后来,家人也同意了我们。”

今年已经30岁出头的陈健新,运动员生涯也许不会持续太久。谈到自己将来退役后做什么,他很淡定地说,不管做什么都行。

“以后如果不做运动员了,我可能会自己做些小买卖。”陈健新说,自行车这项运动太有挑战性了,以至于希望将来能过安稳的生活。

姓 名:
邮箱
留 言: